COPTER✔

关于tag的

逐月2的自己去开tag,无论是哪个cp的都需要新开哦,即使同名,可以加个2,这样就可以识别了。因为之前的是我们的🤗🤗🤗非礼勿占


【MK】就到这里吧

再见不再见

2017那个夏天感谢相遇


是玖之本之啊:

写在这个故事最前面的话:


       不久前逐月2的重新选角,其实大家已经意识到我们可能不能再看到奶窝和少爷演的ming和kit了。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这种感受,虽然我已经渐渐的不再关注这些消息了,但我依旧希望他们好好的,想要保留那一段美好的记忆。


       我终于说服我自己,不再写同人了,写同人的这段时间说不上长,但我依旧认识了很多人,写了一些东西,得到了你们的支持和喜爱。但我终于还是要放过我自己了。


       这个故事,我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写下它。这是一场告别,我们不知道究竟是一场什么样的告别,或许是ming和kit的告别,或许是我给你们的告别。


 


就到这里吧(正文)


       “嘿。”


        两个人一起转身,看向声音传过来的地方,一会儿又转过头看着对方笑。


       “准备好了吗?”ming问道,没有主语,但当事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嗯。”没有半点的犹豫。


       “那么,3,2,1。”两个人撒开腿就向前飞奔起来,两只手紧紧的拉着,边跑边笑着。


       不知道跑了多远,但应该是累了,才停下来。


       “为什么还是没有甩掉你呢?”喘着粗气,语气里多的是戏虐。


       被问话的人没有回答。


       “应该是你跑得太慢了吧。”kit反倒是抢着回答了,即使自己也跑得气喘吁吁,却还是不忘吐槽ming一番。


       “难道不是你拖累我的吗?”插着腰,坚决要把一切的锅推给kit。


       “原来你一直嫌弃我跑的慢啊。”微微嘟起的嘴,身子向另一边转过去,表示自己在生气。


       “没有没有,我们kit怎么会跑得慢呢。”自己惹生气了的最后还是要自己哄,“是我跑得慢,才不是kit的错呢。”


       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kit才转回身,表情柔和了些。对,就是这么好哄。


       “真好。”那个人看着眼前这一幕,低声说着。


       “你说什么?”ming没有听清那人说的话,再一次询问。


       “没有没有。”连忙否认,即使并不是什么坏话,但在当事人面前再重复一遍,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你就不要再跟着我们了吧。”ming已经想不起到底是想甩开那个想多久了,但就是甩不掉,似乎是已经用了很多方法了,“你就不考虑放过我们吗?”带着近乎哀求的语气。


       “为什么想要甩开我呢?”却被那个人反问。


       “我要带我们家kit私奔,哈哈哈。”说着把kit往自己怀里搂,却受到了kit的拳头捶胸口,看到ming捂胸口的动作和表情,下手应该不会太轻。


       “带上我不好吗?”


       “不好,我要和我们家kit过二人世界,二人世界你懂吗,就是二人世界。”一直重复着那个词,就好像是谁不知道是的,kit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红了脸。


       “嗯。”


       毫无征兆地抓起kit就跑,ming看着那个人似乎有点儿松口了,就立马有了这样的反应,应该是真的怕了吧。


       “再见。”那人说。


       “再见。”ming回应,kit也跟着小声地回了一声,“你不可以再跟着我们了哦,千万不要在跟着我们了哦。”


       私奔吗?那个人想到刚刚ming用的那个词,情不自禁地笑了,看着他们的身影越跑越远,ming一开始还会不断地回头,但最后还是消失不见。


       “要幸福啊,你们。”那人轻声说着,明明是要给别人的祝福,此时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以后要一直幸福啊。”


       “嗯。”脑海里浮现两个人回答的声音。


       转过身,挥挥手说再见吧,他们的故事还会继续,即使是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还是,要幸福啊。



假如让我说下去 [ming×kit]

文小刀:

没有完全拉上的窗帘透了一点光进来


天开始亮了,ming在床上摸索了几下,把手机放到眼前看时间。屏幕上kit正咬着棒棒糖低头看菜单,那天一放学kit连校服也没换就急匆匆跑来了,坐下时一口气喝完一整杯柠檬水,又从包里拿出个棒棒糖塞嘴里。


ming看着他鬓角沁出了一些汗,有一滴开始流下来了,便不自觉的伸手用大拇指抹掉。


-干嘛干嘛


Kit身体往后退了退,拍掉他的手。


-没有,学长这里的汗再不擦掉就该倒流了


-那你告诉我呀,不嫌脏啊


kit一边噘嘴嘟囔着一边拿起餐巾纸随意擦了下额头和两边鬓角。


ming轻笑了下,把菜单放到kit面前。


-看来学长很急着来见我啊,现在才放学不久吧。都说了我下午没课可以去接你啊,看看想吃什么吧。


-我有手有脚的,自己过来就可以啦。


kit静静地一手捏着糖棍儿一手翻着菜单,ming也不说话,手撑着下巴看着坐在对面的人,过了会儿从裤兜里拿出手机对着人拍了几张。拍完把手机放在桌面上,又用手指戳了戳kit因为含着棒棒糖而鼓起来的脸颊,吃了糖的酒窝更甜了吧。


-哎呀,我不知道吃什么,你点你点。没课就好好睡觉,黑眼圈都掉地上了…


后半句说的时候kit正好“啪”一下把菜单合上放在ming面前。


-啊?学长刚刚最后说的什么,没听清。


-我说你赶紧点菜,我饿了!


kit也觉得自己反射弧有点长,都好些会儿了才说出不要人来接的原因,又不想表现地很关心ming的样子。kit抬眼看了看对面的人,应该是没听到吧。听到了又怎么样,我关心他呢,他得去庙里还愿了。想着想着kit不自觉地抬高了头。


-哼


-怎么


-没怎么




5:23


ming把手机扔回床上,自己慢慢坐起来。他怕像昨天一样,起太急了眼前一黑倒在床上,脑袋天旋地转,缓了十几秒睁开眼还是星星点点的,又过了几分钟才能站起来。这一个多月来他都没怎么睡好,之前还能睡着,这两天开始失眠了。ming盘腿坐在床上看着窗台上的玻璃杯发呆。之前他和kit去逛夜市,自己死活要缠着kit和他一起捞金鱼,捞了半天只捞上来一条,老板拿来一个塑料袋子装了点水,把鱼放了进去。ming因为这条金鱼很是兴奋,一手搂着kit的肩膀一手拎着塑料袋。


-P’ kit,这是我第一次捞上来金鱼耶,以前我和女…朋友捞半天也捞不上来一条,学长真是幸运星。


ming把头转向一边,用拎袋子的手拍了下自己的嘴,拍完又侧过头看向kit,嗯,没什么异常,应该是没发现。ming笑着把搂肩膀的手放下来牵起kit的手在空中甩了甩。


-呃呃呃,就一条鱼都能兴奋成这样。你小心点,水都快给你洒没了,一会儿还没到家鱼就先死了。


-啊啊啊啊怎么办!!


-别叫!你给我过来!


kit蹲在一个地摊前往下拉着ming的裤腿。


-你看这个杯子怎么样,挺好看的,简简单单,也够大,一只鱼够用了。


-好啊好啊,回头我再从老师办公室的金鱼缸里拿个绿藤藤放里边。


-ming!! 我回家给你带一个来,不准偷东西!! 还有,那个叫绿箩,什么绿藤藤。




金鱼死的时候kit刚搬走两天。ming低头看着翻了肚的金鱼发了会儿呆,转身去准备上课的东西。坐在玄关准备穿鞋出门的时候他扭头看了下窗台上的金鱼,起身快步走过去拿出绿箩,把金鱼和水都倒进马桶里冲走了。往杯子里装了点水,走到窗边上把绿箩丢回杯子里又养了起来。那天早上他把车开到kit楼下,看着kit若无其事地从他车前走过。


-kit


ming小跑了两步从侧边拉住他的手臂


-请叫我kit学长,有事吗


kit挣脱了ming的手,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前方。


-就…金鱼死了。


ming低下头看着自己被挣脱的那只手。


-再去捞过吧


kit转过头看了ming一眼。


-没其他事我要走了,beam在等我。




杯子里的水快没了,那棵绿箩倒还长的好好的。有什么用呢,人都不在了。ming狠狠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起身把玻璃杯里的东西都倒进了垃圾桶里,拿着杯子进厕所里洗了洗,擦干净后放在书桌上,又把钱包里的硬币都丢了进去。ming习惯性地一把拉开窗帘却被朝阳刺了眼睛,一边用手臂挡着一边把帘子拉了回去。一整夜都在黑暗里盯着天花板,闭上眼睛时脑海里都是kit红着眼眶看着自己的样子。他不想看到kit哭,只能睁着眼睛看天花板。




两天没睡了,今天没课,ming想着到药店买点安眠药,或许能睡一天。太早了,楼下的商铺都没开门,只有早餐店的老板在往外拉着桌椅准备着。ming自己跑进去搬了张椅子到外面的空桌旁坐下。


-老板,煮碗云吞面。


-诶,稍等会儿啊,我这炉子刚打上火,今天一个人啊


-嗯。


ming也不知道自己应的是老板哪句话。这家店是kit发现的,虽然就在家楼下,但ming没有早起吃早餐的习惯,有课的时候就在路边摊子上打包一些容易拿又吃得快的,没课就呆到中午出门吃饭。


-ming,明天早餐我们到楼下吃云吞面吧,今天经过看着挺多人的,应该很好吃。


-云吞面?


-…你在这住了一年了都不知道吗


-呃…


kit隔两三天就要拉着ming去吃一次,每次都要把自己碗里的面分一点给ming,再从ming碗里夹走几个云吞。


-学长~直接点净云吞不好吗


ming无奈地看着对面人的筷子在两个碗之间来来回回,伸手抚平kit刚睡醒有点乱翘的头发。


-只是云吞的话太单调了,你现在这碗也有点单调。老板,这里加个煎蛋。我今天一整天实验课,中午随便买点面包,你就别过来了,和同学吃饭去,工学院离医学院也不近。


-嗷!不吃饭怎么行,我给学长买饭带过去吧。我有车,很近的。


-不用啦,我得抓紧时间把实验做完,要不然又像上次一样回去你都睡了。


-看来学长对那天我先睡着了没有抱着学长睡还耿耿于怀啊


-滚!吃你的!


kit把老板拿过来的煎蛋夹到ming的碗里。




陆陆续续有学生过来吃早餐。ming大三了,kit在实习,还住在这里的时候每天早上都要公交转地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实习的医院。ming有时候早上没课就早早起来到楼下早餐店里多给老板五块钱,在云吞面里加多几个云吞,打包了放在车里等着kit下来再送他去医院,等红绿灯时抢过kit的面呼噜噜吃两口又放回人手里。


-你慢点,汤要洒了!你都吃了我吃什么!


-我只吃了面,学长吃不完的。嗯!绿灯了,拿好


-那么多云吞怎么不吃,张嘴!


-啊下巴上有汤帮我擦擦


-哎呀,等等!


kit转过头从后座抽了几张纸巾,一手端着面一手给ming擦着汤汁。


-你是小孩子还是漏嘴啊


-kit才是小孩子啊,白白嫩嫩小小一只,是不是啊小学长


-揍你啊!




ming放下筷子,碗里还剩好几个云吞。他平时只吃两三个,其余的都给了kit。把钱放在老板面前的筐里,老板搅着锅里的面说怎么最近都没有看到那个白白嫩嫩脸上有酒窝的小伙子,搬走了吗,ming笑了笑没说话。等ming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走到了kit楼下。kit住的地方离ming那不远,但也不太近,正好在一条街上的一头一尾。那天他载kit回来拿了东西正准备走,刚上车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ming接了电话,知道是谁后明显地有点兴奋。


-谁啊


kit做着口型无声地问


-朋友


-哦


kit等的有点无聊便在车窗上呵着气画画玩。旁边的车摁喇叭时吓了他一跳,手指在玻璃上滑了下。


-那到时候联系啊


ming意识到自己挡着人,挂了电话看了眼kit和他在车窗上的“大作”,伸手摸了下kit的脑袋。


-什么朋友啊,聊这么开心。


-家那边的邻居要搬来曼谷,换了电话号码,让我有时间到她那坐坐,顺便和她去买东西,她怕一个人拿不了。


-女孩子?认识很久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kit问的时候有点小心翼翼。


-嗯!我们一起长大的,一直念同一个学校,她因为没考上曼谷的大学哭了一个暑假。上周找到了在曼谷的实习,迫不及待地就要过来了。


-你们…在一起过吗


-嗯。在一起过。


ming说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眼神有点不一样,kit说不出有什么不一样。


-kit…介意吗,我们现在只是朋友,刚刚她妈妈也在旁边,托我照顾下她。


kit没有回答,只是把头转向自己这边的车窗。


[是不是我忘了,ming有过那么多女朋友,ming会说那么多情话,ming喜欢女孩子,可我不是女孩子,ming真的有那么喜欢我吗]




kit拉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beam抱着个纸箱走在前面。


-kit学长


-你怎么在这里,今天不用上课吗


-学长…要搬走了吗


-嗯,beam在医院附近找到了房子,离医院就5分钟路程。


-和beam学长一起住啊…


-和我一起有什么问题吗?走吧kit,我的车就在路边,不能停太久。


-好。我走了学弟。


-我这一个月来都睡不好,失眠两天了,本来是要去药店买安眠药回去好好睡一觉的,不知怎么就走到这里了。那棵绿箩本来还活着的的,可我总是忘记换水加水,想想还是扔掉了。玻璃杯现在装着硬币,学长不是总爱买棒棒糖又找不到零钱嘛。我刚刚在楼下吃了云吞面,剩好几个云吞我却吃不下,老板问我你是不是搬走了,没想到你是真的要搬走。


-学弟去哪里啊,要我们送你吗


beam看ming还站在原地,从车窗里探出头来问了一句。


-不用了,我就是散散步。




[快三年了。我总是一段时间就会有战战兢兢的感觉。我怕自己做的不够好,对你太凶又不体贴,怕下雨的时候你没有伞,怕你生病的时候我不在,怕你半夜抽走我抓着的那只手,怕打雷时没有你捂着我的耳朵,怕你又和哪个女生联系上了,怕你发现其实自己还是喜欢女生,怕你不要我,怕你知道我离不开你了。偷看你的手机是我不对,你最近总是在玩手机,有时候连我说话都听不见,偶尔还会笑出声。我看了那个女生的照片,她脸上也有酒窝,皮肤比我白。也看了你和朋友关于选择谁的聊天记录,你纠结了很久。其实你开始犹豫的时候,天平就已经倾向于她那边了。我抵不过你们一起长大的那些时间,也不可能变成女生。]


-ming,我们分手吧




-学长


-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吗


-那个,外面下雨了,天气预报说会有雷暴,学长那么晚还没睡是


-没事,beam给我买了耳塞,我还有点资料看完就睡了


kit翻着病历打断了ming的话


-学弟还有什么事吗


-我好难受,心里好闷,睁眼闭眼都是你。我已经两天睡不着觉了,今天去药店买了安眠药回来,可我不想吃,你回来陪我好不好。我错了,我好想你,我喜欢的是你,只喜欢你,回来好不好。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ming侧躺在床上,整个人蜷缩着,哭的有点喘不过气来,却仍然紧紧第抓着手机。他很想像这样抓住kit,可是太晚了,他抓不住了。


-ming,去倒杯水把药吃了好好睡一觉。会好的,乖。好像开始打雷了,我先睡了。ming,再见了。


-好,我知道了…




“离开 不应再打搅爱人 对不对”



芝士不加咸鱼:

风になってそっと包みたい
君がいる世界にすぐ飞んで行きたい

追逐太阳 十二

在下天真真:

他静静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燕尾服恰到好处的勾勒出身体线条.
镜子里的男孩白的无暇,栗色的头发软软的搭在额前,弯曲成很好看的弧度.
他微微的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笑笑,露出深深地酒窝,带上准备的舞会面具.


楼下被beam叫住的时候,他差点没认出来.
用什么来形容beam的大胆.
泰国本地的人妖并不少,第三性别,他见怪不怪.
但是那些人再怎么变化也无法遮住自己男性的特征.
而beam似乎不用担心这一点.
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个子高挑身材完美的女生在等自己的男朋友.
beam没有化很浓的妆,但是kit却感觉这个人身上有致命的诱惑力.
来自本人自带的妩媚感,酥到骨里.


“你是疯了么?这是什么打扮?”
kit疑惑的皱了皱眉.
“当然是勾搭大二工程学院的教头.”
“他不一直是你的人吗?”
“总有某些自视甚高的蛾子过去招惹他,我看今晚是我厉害还是那些小姑娘厉害.”
“要被人发现你可就火了.”
“没关系啊,变装舞会,本来就是自由发挥.”
beam突然一把抓住kit的胳膊,把脸凑近.
kit看着这张妖精脸,竟然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喏,你耳朵红了~哎呀kit你怎么这么可爱!”
“再您王八犊子的见吧!”
“别啊别啊……我是说,kit都能心动,那我肯定不会被轻易认出来是男生喔.”


kit默默按了车锁,嘀咕了句
“要是forth知道你穿的这么妖精,指不定你明天能不能起来.”


两个人赶到现场的时候,舞会人还不是很多,有的工作人员还在忙忙碌碌摆放东西.
kit跟beam百无聊赖在四处闲逛,突然被背后的人撞了一下.
“哎呀!”
那个人手中的彩带撒了一地,摔在地上好不狼狈.
“啊对不起!你没事吧?”
kit赶忙转过身蹲下去扶对方.
一抬头看见一双眼.
很漂亮的女生的眼,像个混血儿.
“……你还好吗?”
kit被对方叫回过神.
“啊……刚才真是抱歉……”
女生甜甜的一笑,似乎并不在乎.
“我刚才也有错,我着急把东西送过去了.”
她被kit拉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不过你呆呆的样子很可爱~期待一会舞会见到你喔.”
说完,匆匆拿起彩带,接着往会场中央走去.


“嗷噫,艳福不浅嘛兄弟~”
beam开玩笑似的狠狠的拍了kit的肩膀,kit反应过来,闹了一个大红脸.
“别瞎想,我只是把她撞倒了.”
“人家都给你跑橄榄枝了~还一会见呢!”
“嗷噫你别乱说话!哎呀赶快熟悉下这里吧,别一会去哪里吃饭都不知道!”


kit快步往前走,beam收起眼中那调笑kit时的小戏谑.


“不过不知道,那是你不经意撞到的她,还是她刻意找的你?”


她来的方向和走的方向明明都和你这边没有关系啊.
小kit你怎么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桃花.


也太不让人省心了吧.


舞会的场地逐渐沸沸扬扬,beam告别kit去勾搭他的大二教头,kit一个人在自助餐桌旁边跳着小蛋糕.
他很想要那个巧克力的,可是他又害怕会胖.
啊,好纠结……
“又在发什么呆啊?你怎么总是呆呆的?”
清脆的声音从身后面响起来,kit一回头,刚才那个被撞倒的女孩笑眯眯的看着他.
她换上了一身晚礼服,身上披了一条薄薄的流苏.
太漂亮了.
kit心里小小的赞美了一下.


“今晚真的好热闹啊~奈何我不怎么喜欢社交.”
女孩努了努嘴,
“所以就过来吃点东西啦~好巧你居然也在~”
“嗯,我也不太擅长.”
kit吧纠结了很久的巧克力蛋糕放进自己的盘子里.
管他呢。不要和吃过不去.
“啊这个蛋糕看起来真好吃!巧克力很诱人.”
“啊……你喜欢的话你可以拿走.”
女孩很惊喜的抬头,
“哎?真的可以吗!哇你好好哦!”
她很开心的拿过kit手中的盘子.
手不经意间碰到了kit的手,kit下意识的缩了回去.
“你真的好害羞啊.”
女孩笑着说.
“你好,我是工程学院大一的mint~”
“……你好,我是医学院大二的kit.”
“学长好~”
mint甜甜一笑,
“学长可以陪我在舞会里走一圈吗?”
“啊……好.”


kit有点无奈.
他真的很不会拒绝人了.


ming一个人拿着一杯啤酒.
已经不知道拒绝多少求电话号码的人了.
forth搂着一个很高挑的女生进了舞池,那个女孩还回头瞪他.
ming觉得是不是所有跟forth有关的人都不喜欢的自己.
beam是,这个女孩也是.


他端着酒杯,从澄黄色的液体中看所有人.
突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身影旁边有一个女孩,笑的很开心.
ming的眼神有点冷.


未完.

泡面味的酸菜:

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的像条狗🐶💕

他是一个泰国人🇹🇭
他叫copter
他有一个中文名字叫侯三龙
他的生日是1997.1.31
他的身高177cm
他的体重65kg
他穿42.5码的鞋子
他穿L码的衣服,但是他很喜欢oversize
他很爱他的家人
他有两个姐姐👸👸
他皮肤很白
他有两个酒窝
他有一个耳洞
他喜欢吃菠萝🍍
他的学习很好
他在诗纳卡琳威洛大学上学
他获得过学校的校之月🏅
他喜欢美食也喜欢漫威🍝
他唱歌特别好听🎤
他跳舞也很厉害💃
他会弹吉他🎸
好像也会一点钢琴🎹
他的梦想是做一个艺人
他对梦想坚持而又努力👊
面对挫折他坚持了下来💪
他待人很真诚
虽然他嘴上不说什么,但是用行动证明了他很暖
他很会接梗
他也是“官方发言人”
他笑起来特别甜 🍯
“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的像条狗”说的就是他🍷
他很喜欢鞋👟
他的想拥有一个鞋围成的圣诞树🎄
他的衣品很好
他有一个个人的品牌叫CTR
logo是他自己画的
他品牌的t恤每一个步骤都有他亲自把关
他努力、坚强、认真、执着、温暖、明媚、开朗、纯粹、可爱

我喜欢你
谢谢你还好没放弃,让我遇见这么美好的你❤

致copter的一纸情书

橘子!:

#不是文哈


刚开始看逐月之月的时候是同学安利,然后看到了神哥,真心被帅到,然后入了逐月坑。


之后的情节虽然很甜,但phayo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直到出现kit。


mingkit真的很配,我喜欢看他们一个闹一个宠溺,就算是口是心非但眼睛不会骗人,我可以看到他们见到彼此之后眼里会出现星星。那也是我第一次想要了解copter。


后来,我发现copter和kit没有那么像,kit很傲娇但copter会卖萌会撒娇。


真的,看到copter撒娇的时候我整个心都化了,心里只剩下,啊啊啊,他怎么这么可爱!


之后我渐渐分清了copter和kit,我喜欢书中mingkit的爱情,但我更喜欢现实中的小奶窝。


他像一个小孩子,眼睛里带着清澈,我喜欢他的眼睛,很亮。


他身上有太多吸引我的地方,最大的一点就是大方得体。我看着他和别人的相处,每一个都是温和愉快的,他好像是天生的好脾气,永远都是乖乖的样子。


这么乖巧的孩子,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会给同学介绍,嘿,你看,他真的很可爱。


书中的mingkit是我心中爱情的模样,而copter是我喜欢的模样。我不敢站真人,所以我只喜欢你。


关于奶窝的糖我都是吃的,因为我喜欢有人可以照顾他,有人能发现他的好,因为这样一个少年,他值得所有人的喜欢。


第二季遥遥无期,但我知道,我刚开始是因为kit喜欢上的copter,但绝不会因为copter不再是kit而放弃喜欢。也许有人会脱坑,我会很难过,但我希望会有人和我一起坚守最后。


我写不出来copter的美好,但在我的心里已经把他赞美了无数次。


我会永远记得,那个夏天,我认识了一个少年,他有两个酒窝,笑起来很甜。


我想告诉他,我,真,的,很,喜,欢,你❤️


(不管怎样,我还是奶吹~2018继续爱他😘)

Happy Birthday to 少爷!(若干椰奶写手生贺集锦)

白逗珂基:





最近圈冷,但关爱犹在,这是十九位椰奶写手对阿金哥的生贺祝福。


风格不同,自由发挥,都是爱!


Kimmon,happy birthday!




请大家疯狂为阿金哥打call!




1、ABO生子


 @狗六子 


生子(




2、女蜗造人


 @馬亦珣 


小巫师造人记




3、酒醉吃醋


 @Kitkat 


自私鬼




4、心理悬疑(结局预警)


 @Scorpio 


嘘!stop




5、恋爱轶事


 @白逗珂基 


恋爱中的男人




6、初恋


 @唔哩怪喵 


初恋




7、女装诱惑


 @maiden4 


通往裙底的钥匙




8、性转


 @谢谢谢东言 


男女无关




9、超现实(结局预警)


 @一圈儿呆毛 


嘘,别告诉他




10、伪骨科


 @隔壁有大鱼 


隐约 




11、古风江湖(结局预警)


 @卿卿两相悦 


莫遇酒




12、大院子弟(结局预警)


 @地面指挥部 


大院里外




13、家教


 @彩虹de末端 


秘密辅导




14、警校生活


 @樱花树下的兔砸 


警校三行情书




15、音乐家


 @不是胖丁是皮卡丘 


音乐家




16、邻居


 @沉迷于大酒窝柯基腿无法自拔 


我的邻居有点可爱




17、僵尸


 @玖之 


Warm bodies




18、模拟人生


 @天生一对 


假如系统掰弯了你




19、暗黑童话


 @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 


暗黑童话



😘😘😘😘超爱你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咕噜噜呼噜噜

跑偏的木马:

其实呢,朋友让我不要掺和某些事,毕竟我嘴笨,而且已经半退圈了。


不过有的事,我想把我的态度拿出来。


原创这种事,我觉得不必再说,这本来是该着重来提的基本,但既然你越过这点谈创作,那我们就来谈创作。


我是写虐文的,而且亲近我的人知道,我只会写虐文,但我从来不觉得为虐而虐是好事,我觉得即使是虐,也应该有他存在的合逻辑性,所谓张弛有度。


圈中不乏所谓婚内出轨,见异思迁的“三观不正”作品,为什么他们可以被接受,希望读者好好看看,因为那些作品实际上贴合了潜在的合逻辑性。不必要很严谨的文本分析,只需要简单一想就可以想到。


一个人因为天性渣而对所爱之人做出百般折磨,再经历重重磨难之后幡然醒悟。这是可能的,那么你需要去思考,这个天性是何种天性,是如何的成长环境养成他扭曲的性格,他对所爱之人(或许彼时还不是)做出各种令人不齿的行径时,他的思想斗争体现在哪儿,正是拉斯柯尔尼科夫在杀人之后的精神震荡使得《罪与罚》成之为经典,而不是普普通通劝人向善的教化材料。接前所言,一个人没有在之前的虐待行径中体现任何的人性善意可能性,却在最后被那个受虐者圣母一样的光辉打动,这样的作品私以为似乎思考远远少于发泄,何谈那样的施暴简直是不堪入目。


再说受虐者,不管受到怎样的折磨都甘之如饴,这种圣母形象,多出现在宗教宣传,可是很遗憾,你给他的支撑点非信仰层面而只是爱,诚然,爱是世上最伟大的信仰,可是他无条件地丧失自尊地去爱施虐者,这是可能的吗?这个问题实在无解,因为这全然取决于作者如何去写,哪怕作者并没有给这份爱存在增加坚实的基础,但只要作者铁了心,似乎也无可反驳。


那么,其他人不论,现在我把文中主演的两位人物提了一下,如果你还觉得这样不堪的角色仍可以冠名自己心爱的人,那我总是无话可说的。但你若说没有代入,那我不得不反问你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们取名如此呢?张三李四那么多名字,你为什么偏偏选这两个?


因爱创作,爱成了作者的保护盾,可是,这个爱总该是积极向上的,总该是充满温暖的。


最后提一下,什么叫合逻辑性?
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叫合逻辑性。
同人作品不过分OOC,这叫合逻辑性。
懦弱之人不会一朝醒来敢为天下先,这叫合逻辑性。
歹毒之人不会俯仰之间爱意泛滥,这叫合逻辑性。


两个小问题


“我愿意如何做是我的自由,你不喜欢就别看。”


恕我直言,私以为这样的话和无赖泼皮没什么两样。


对读者,我想说,文圈的存在是因为正主的存在,更是因为写手对正主的爱,量一多,自然是良莠不齐,读者们安于现状,觉得这样很好,那我只想说,你们该出去看看,看看别的圈子,别人的劣等是如何,别人的优等又是如何。我还是同先前态度一样,读者对作者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这文原本当年那么火,难道证明那个作者错了吗?”


有一个常识是真理是具有条件性的。这样的文在当年是潮流,在现今受人抵触,为什么?往大了说,因为社会在进步,往小了说,因为读者在进步。


大浪淘沙,这么多作品,不是所有作品都被留下,也不是所有被留下的作品都是因为它好。我们都知道,文学意义和历史意义是两个东西,它们可以是共生,也可以分别寄生。




本来论争是好事,没有论争,就不会有思想碰撞,没有思想碰撞,就不会有进步。论争总是携带火药味的,但我也算把所有的讨伐都看了,没有人身攻击。既如此,你若觉得你有理那你就该坦坦荡荡说出来,一点一点来证明。可你选择以受欺辱的姿态表达自己的委屈,抱歉,这种行为,世人多称为……。


不过你这招十分厉害,因而我也想要效仿。


今天开始我就退出这个圈了,虽然我这种人在或不在也没什么大影响。


不要和我吵架,我不会理你,因为我委屈。


等我想删了就删。